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  >> 查看详情

在线教育行业虚假宣传时有发生 监管难题亟待解决

来源: 法制日报   日期:2021-02-18 10:58:27  责编:娟子 刘玉辉 
分享:
   时而是猿辅导“做了一辈子小学数学老师”,时而是高途课堂“教了40年英语的老师”,时而又是清北网校“计算可以秒出答案”的专家,还不忘推荐家长试试作业帮直播课……近日,这4家在线教育头部企业的广告引发热议,原因在于他们请了同一位“老师”进行广告宣传。
  这出闹剧揭开了在线教育宣传乱象的盖子,引起监管部门关注。近日,中央纪委发表相关文章,对在线教育发出“是否存在无序的资本竞争、到底是谁在办教育、如何规范运行依法监督”的三连问,直指资本漩涡下的在线教育乱象与监管问题。
  接受《法治日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近年来在线教育行业发展迅猛,由于大量资本疯狂涌入和监管缺失,许多线上培训机构已背离了教育初衷,虚假宣传、超期收费、卷钱跑路等事件时有发生。对此,有关部门应加大市场监管力度,建立健全监管机制。同时,还应加大免费优质的线上资源供给,满足学生在线学习需求。
  烧钱营销虚假宣传 严重偏离教育本质
  2020年年初,受疫情影响,教育部发出“停课不停教、停课不停学”的要求,加之大多数地区都出台了线下培训机构停课的规定,在线教育得到了迅猛发展。据教育部统计,截至2020年4月3日,参加在线课程学习的学生达11.8亿人次。
  根据第三方数据机构QuestMobile统计,2020年2月,学而思网校、作业帮、猿辅导的周活跃人数分别为615.9万人、740.8万人和378.1万人,环比1月增长5倍至7倍自有流量。
  北京市丰台区张红(化名)的孩子,就是浩浩荡荡网课大军中的一员。她告诉《法治日报》记者,线上课价格比线下课便宜很多,还可以随时看回放,而且没有堵车、停车等问题,加之疫情的影响,线上学习成为许多家长和孩子的首选。
  网经社“电数宝”电商大数据库显示,2020年我国在线教育共发生111起融资,总金额超过539.3亿元,而这一总金额也超过了前四年(2016年—2019年)的融资总和。QuestMobile发布的《2020移动互联网广告洞察报告》显示,教育行业目前处于烧钱营销阶段,传统广告场景,地铁、公交、电梯和电视早已成为教育企业的标配,甚至在一些四五线城市的公交站牌和公交车体上,也经常可见线上培训机构的广告,并且已延展到冠名、赞助、明星代言推广、短视频直播平台投放等多种方式。
  资本的大规模介入,在推动在线教育行业快速更新迭代的同时,也引发了一系列新问题。1月18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文章,直指风口浪尖上的在线教育乱象与监管问题。文中提到,资本助推之下,企业竞争加剧、行业内耗严重。整个2020年都不断有在线教育企业因资金、收费等问题出现倒闭、跑路的情况,其中不乏昔日的明星企业学霸君、迪士尼英语等,也从侧面印证了盲目投入带来的弊端。
  伴随着寒假的到来,《法治日报》记者发现,“49元33节课,再包邮送教辅材料”“19元20节课,另享受价值499元大礼包”等营销套路,又开始充斥各大短视频直播平台,还出现了不少身份成谜的“名师”,包括前文提到的4家网课培训机构的乌龙事件,而这些远低于成本价的课程往往以教师和教材的质量为代价。还有业内人士坦言,营销投入往往能占到在线教育企业成本的六成以上,他们宁可花100亿元做广告,也不愿花10亿元在教师人才的培养上。
  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教授程平源说,广告法第二十四条第三项规定,教育、培训广告不得利用科研单位、学术机构、教育机构、行业协会、专业人士、受益者的名义或者形象作推荐、证明。这些“名师”不管真实身份如何,在线教育培训机构都有可能违反广告法。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告诉《法治日报》记者,由于资金投入超过常态,原来靠课程产品销售获得回报的机构,无法与靠大量融资获得回报的机构在同一个市场中竞争,于是越来越多的在线教育机构也被挤压着寻求投资。当越来越多的在线教育机构有这种需求时,其性质不得不发生变化:教育性越来越弱,资本性越来越强。
  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程世平认为,教育具有产业性质但不等同于产业,基础在线教育过分产业化后,一些在线机构忽略教育行业的相关规范,饱受人们诟病的也是学前教育和义务教育阶段的在线教育。“烧钱”模式是资本疯涌至教育市场的必然逻辑,对教育本身的规律是一种破坏。
  管理部门尚不明确 监管难题亟待解决
  2020年12月,天眼查发布的《2020教育行业发展报告》显示,前10月,我国新增在线教育企业8.2万家,新增占比在整个教育行业中达到约17.3%,在线教育机构总数量已突破23万家。
  面对蓬勃发展的在线教育新兴产业,如何监管成为重要课题。
  家住北京市海淀区的家长张娜(化名)告诉《法治日报》记者,去年她花了几万元买了两年的课程,但没想到教育机构跑路了,到现在钱也没退成。“我也知道国家对预收费有相关规定,但买的越多培训机构送的课时和红包也会越多,更加省钱。我想这是一家比较知名的机构,就没考虑那么多。”
  2019年7月,教育部联合相关部门出台了《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对学科类校外线上培训的排查整改、备案审查、监管机制等提出明确要求,构建了校外线上培训的基本管理制度体系。按照该意见要求,教育部指导省级教育行政部门结合本地实际,重点对培训机构、培训内容和培训人员等进行备案审查。
  但就目前情况来看,校外线上培训内容核查困难和预收费监管困难,仍然是监管的两大难题。程世平认为,在线教育归口管理不明确是监管难的主要原因。“常态、正规的学校教育很容易管理,因为归口十分明确。在线教育属于大教育的范畴,这种行业的机构大多是公司性质,都不归属于教育部门管理,需要市场监管部门、民政部门等多部门协同管理,但这些部门又缺乏参与,教育部提的一些做法和要求便很难落实。”程世平说。
  据了解,培训机构主要采用的是自编材料,许多英语培训机构使用境外教材,虽然各地教育部门加强对培训内容的备案审核,但容易出现讲的内容与备案内容两张皮的现象。如果学生家长不举报,监管部门很难发现。一对一的课程监管难度更大,尤其是部分英语类线上机构,外籍教师身处国外,目前还没有对在线国际用工监管的政策,教育部门缺乏有效监管手段。
  程世平说,现在市场上还有很多机构利用家长对各种量表测试的迷信,给学生测一下就要数百元,这里可能存在对学生和家长的误导,也暴露出相关监管的缺失。
  尽管国家已经明确规定,面向中小学生的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按课时收费的,每科不得一次性收取超过60课时的费用),但受经济利益驱使,一些培训机构仍通过打折、返现等方式,诱导家长超期交费,由此导致了一系列问题的产生。
  2020年7月,央视“3·15”晚会曝光了嗨学网虚假承诺,指出在线教育机构存在交钱容易退钱难的问题。之后,在线英语学习机构阿卡索外教网被曝外教教学质量差,教学资质认证存疑;哒哒英语被指擅自修改课程属性,主修课缩水变身为口语课。10月,优胜教育总部人去楼空,家长退费困难重重,教师薪资也被拖欠。12月,在线培训机构学霸君因经营不善爆雷。
  程平源说,我们目前常规的做法比较被动,只有检查的时候或者遇到群众举报时,发现哪家机构碰到高压线就去查谁,平时根本无从监管,很难及时发现培训机构的违规收费问题。
  2021年1月14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了“2020年十大消费维权舆情热点”。其中强调,在过去的一年中,伴随着互联网消费热度的高涨,在线教育等“云上”消费维权较为突出。对此,中消协指出,一方面需要在线教育平台尽快从资本竞争中回归到教育本位,强化行业自律,为广大消费者提供优质服务;另一方面也需要有关部门进一步强化行政监管,联合消协等相关社会组织制定在线教育服务标准,夯实维权制度保障,规范在线教育市场发展。
  严查违法违规行为 搭建优质学习平台
  储朝晖认为,在线教育如果想要健康发展,长期吸引学生,还是应该回归教育初心。有关部门和媒体应引导在线教育企业在融资面前冷静些,基于自身的体量与业务量,评估自身真实的资金需求量:融资量对于自身而言是风险可控的,是能够坚守自己的教育品质的,是能够确保在教学过程中对学员守住以人为本的底线,而不至于倾斜到以资为本状态的。
  据了解,更严格的监管措施即将到来。近日召开的2021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明确指出,要大力度治理整顿校外培训机构。综合运用经济、法治、行政手段,对培训机构的办学条件、培训内容、教材教案、收费管理、营销方式、教师资质等全方位提出要求。进一步明确市场监管、民政、发改、财政、公安等部门的责任,力争取得重大突破。
  储朝晖认为,对在线教育的监管,重点是内容的规范性和质量的合格性。从可实施的角度看,在线机构老师要做到“亮证施教”,把自己的任职资格对学员与家长公开,这是一个基本的、可检验的重要环节。
  教育部基础教育司有关负责人表示,教育部门将持续强化日常监管,严格线上机构备案审查制度。通过更新黑白名单,建立监督举报平台,广泛接受各方监督。严查严处培训机构违法违规行为,并通过多种渠道曝光,形成警示震慑,引导培训机构规范经营。
  程方平认为,除了监管,国家还应多些导向性措施。美国的可汗学院,课程在世界范围内免费播放,而且质量较高,甚至很多中小学老师上课都直接拿来使用。我们也应树立好的导向,对真正有利于大众的优质线上课程,政府可以增加相应补贴;企业也应讲诚信,提高自觉性,共同维护行业尊严;媒体也应对家长正确引导,不要培训机构一宣传,家长就买单。
  程方平说,学校教育也应利用好网络资源,在国家层面搭建好优质免费的学习平台,满足广大学生的在线学习需求,这才能由堵到疏,解决在线教育乱象丛生的问题。
  国家中小学网络云平台作为保障“停课不停学”的“国家队”,为1.8亿中小学生的在线学习提供了重要支撑。截至2020年12月,云平台浏览次数达到了24.6亿,访问人次20.22亿,用户覆盖包括港澳台在内的全国所有省(区、市)及全球174个国家和地区。
  下一步,教育部将继续优化完善国家中小学网络云平台,丰富优质线上教育教学资源,拓展平台服务功能,争取到2025年基本形成定位清晰、互联互通、共建共享的线上教育平台体系,覆盖各类专题教育和各教材版本的学科课程资源体系,有效满足中小学生的在线学习需求。
  程平源认为,既然在线教育乱象频出背后有资本原因的推动,从国家层面,应当对这种趋势进行遏制。从长线来看,国家的整个评价体系应做相应调整,真正实现素质教育,不给学生增加市场压力;从中期来看,应集合教育、法律等各领域专家出台根本性的指导和引导政策,让企业认真做教育而不是将教育作为投资方向;从短期来看,就暴露出的问题,相关部门应妥善处理,比如培训机构跑路之后钱如何收回、虚假广告的治理等。
  储朝晖说,从长远的发展看,在线教育的健康发展需要更多的教育人而非投资人,投资人必须变为教育者,才能做好在线教育。过于以资为本,必然淡化自身的教育特性;离开或违背以人为本,包括在线教育机构在内的任何一家教育机构都不会走得长远。(见习记者 张守坤 记者 王 阳)






 

1.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生活消费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生活消费网。如转载,须注明“来源:中国生活消费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生活消费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中国生活消费网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中国生活消费网书面反馈,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和理由,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审核后,会采取相应措施。

4. 中国生活消费网对于任何包含、经由链接、下载或其它途径所获得的有关本网站的任何内 容、信息或广告,不声明或保证其正确性或可靠性。用户自行承担使用本网站的风险。

5. 基于技术和不可预见的原因而导致的服务中断,或者因用户的非法操作而造成的损失,中国生活消费网不负责任。

6. 如因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文章刊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zgshxfw@126.com 

相关文章

  • 中高考、体美劳、校外培训2021年这些都要改革!

    [阅读]

  • 要想绕开很容易!青少年防沉迷系统“防了个寂寞”?

      目前,各地纷纷开启寒假模式,不少家长希望通过青少年防沉迷系统控制孩子上网的时长。   青少年防沉迷系统是在国家相关部门的推动下,由各主要游戏、视频、直播等网络平台推行的软件系统。进入“青少年模式”后,用户的使用时段、在线时长、服务功能等会受到限制,且只能访问青少年专属内容池。   但“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这类系统存在不少漏洞,实名制形同虚设,有的孩子甚至在网上随便找个身份证号码就顺利登录了。此外,网上还流传各种几十块钱的攻略,轻松破解系... [阅读]

  • 我们需要怎样的人工智能基础教育?

      加强人工智能基础教育,是未雨绸缪应对未来社会发展的必然选择和要求。在促进教育高质量发展的过程中,人工智能不仅要被作为“术”,即提供科学知识与核心技术的内容载体和工具方法,更要被作为“道”,提供观念理念与思维认知,助力“实现人的自由”“促进人的全面发展”。   人工智能被视为影响第四次工业革命和教育革命的标志性技术,人工智能基础教育的重要性也已成为社会共识。随着《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的颁布,教... [阅读]

  • 中小学生不得带手机入校,学校不得用手机布置作业

       为保护学生视力,让学生在学校专心学习,防止沉迷网络和游戏,促进学生身心健康发展,近日教育部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强中小学生手机管理工作的通知》。   《通知》要求,中小学生原则上不得将个人手机带入校园。确有需求的,须经家长同意、书面提出申请,进校后应将手机由学校统一保管,禁止带入课堂。   《通知》强调,学校要将手机管理纳入学校日常管理,制定具体办法,明确统一保管的场所、方式、责任人,提供必要保管装置。应通过设立校内公共电话、班主任沟通热线等途径,解决学生与家长通话需...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