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芸、薇娅、爱戴荣获轻...
斯凯奇首棵“新年祝福树...
北京楼市开始升温 购房...
云集“超品计划”:消费...
海信激光电视为何拍出6...
药物临床试验机构备案管...
17种抗癌药报销为患者...
在这里,“北京人”头盖...
“老有所学”“老有所乐...
沈阳创新探索危化品“七...
重庆新增公办幼儿园30...
冬奥场馆“冰立方”封顶...
长江中游四省会城市“抱...
潇洒女人的必备能力
中年残酷真相:你那么拼...
高血压防控管理研讨会举...
“高端养老”诱惑 高额...
美国零售商联合会会长:...
智能电视开机广告有违市...
高收益驱动低成本侵权 ...
首批国家农业高新技术产...
消费税改革将引导消费行...
促进中介机构规范发展,...
我国首批国家农高区落户...
联泓蝉联中国石油和化工...
河北宣化开展“税务体验...
融入“生态元素” 泉州...
百果园和天猫达成战略合...
微创业5年:从“微”出...
大学生微创业行动5周年...
  斯凯奇首棵“新年祝福树...
  “老有所学”“老有所乐...
  沈阳创新探索危化品“七...
  “高端养老”诱惑 高额...
  数百个“雪人”灯笼亮相...
  杭州集中开展共享单车“...
  CEE2020北京智慧...
  易纲:不搞竞争性零利率...
  北京地铁阜成门站将试点...
  来看看硅谷“憨爸”带娃...
  去轻井泽,拥抱你的诗和...
  淡季临近供应回暖 疯狂...
  健身房倒闭频现 经营模...
  小心不法分子打着“以房...
  浙江义乌启动“第六代”...
  云集“超品计划”:消费...
  美国零售商联合会会长:...
  高收益驱动低成本侵权 ...
  消费税改革将引导消费行...
  杨庆兵:新消费带来新势...
  “直播经济”爆发 光有...
  “热水袋”今冬在年轻人...
  农业农村部数据显示猪肉...
  青海多措并举保障猪肉供...
  中国占跨境包裹寄递市场...
  网上买卖闲置物品已成为...
  猪肉批发价连续三周回落...
  我国夜间经济的市场规模...
  一罐可口可乐的“电商之...
  抢抓中国消费升级,新产...
当前位置  >> 首页 >> 财经
 
麦子金服办公室被查封:兑付存在困难 员工在家办公
 发布时间:2019-11-27  发布者:中国生活消费网

    11月25日,《国际金融报》记者来到麦子金服位于上海浦东新区由由国际广场的办公现场,发现其办公地已被查封,查封时间显示为11月24日。

    11月25日下午,麦子金服公关负责人在朋友圈表示:“目前我知道的情况是:一、目前平台APP的运营及回款、提现等业务正常进行,大家不要太恐慌;二、客服不回消息是因为办公职场暂时进不去,拿不到办公手机,请大家谅解;三、平台正在接受侦查阶段,我们不要胡乱猜疑,一切以官方消息为准。”

    而就在不久前,麦子金服还信誓旦旦地表示对出借人进行兜底,并给出了三种兑付方案供用户选择。

    官网显示,截至8月31日,麦子金服借贷余额超过24亿元。十年,树苗经历风雨、严寒酷暑长成了大树,但麦子金服十年却留下了一地鸡毛。

办公室遭查封

    11月25日、26日,《国际金融报》记者多次拨打麦子金服官网显示的客服电话,但始终无人接听。

    记者也注意到,麦子金服官网“天天开放日”中的职场直播的两个镜头已全部关闭。另外,其官网已经没有投资标的在进行出借。

    11月25日午间,麦子金服旗下白领贷借款人对记者表示,目前其APP还能正常登陆,也还能正常还款。随后,下午2时许,有用户反馈其APP时而会出现不能正常登陆的情况。

    11月25日下午,《国际金融报》记者赶到位于上海浦东新区由由国际广场的麦子金服办公地。大楼内部指示牌显示,上海诺诺镑客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麦子金服运营主体)的办公室在11层、12层。

    记者来到11层和12层的麦子金服办公地看到,两层办公楼均已经贴上封条,门口各坐了一位值班保安。通过玻璃门可以看到,里面的办公设备基本还在,但是已经无人办公。

    记者回到一楼时,也和别的投资者一样,从保安那里拿到了一张纸条,这张纸条上写着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经侦支队的地址和乘坐路线建议。

    有大楼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麦子金服是在11月24日被警方查封的,当天基本无员工办公,所以没有看到有相关人员被带走的情况。由由国际广场一层的面积在2000平方米左右,每层可以摆放的办公工位按照公司具体情况,一般在100至200个不等。

    麦子金服员工对记者表示,他们现在被要求在家办公。也有消息称,公司创始人和高管目前都在配合警方调查。

    另外,11月25日,《国际金融报》记者还以投资者身份询问徽商银行与诺诺镑客方面的合作事宜及投资者提现方式。徽商银行客服方面表示,目前,徽商银行与诺诺镑客仍处于正常存管合同服务期间,目前,平台充值、提现和还款服务仍通过徽商银行。暂未接到通知双方合作终止,目前也未有司法机构要求暂停合作。

    徽商银行客服方面指出,如果双方合作终止,一般也会有服务终止过渡期,在过渡期结束后,如若用户依旧未将账户中余额提现,那么徽商银行方面会开通可以让客户提现的存管账户。

兑付出现问题麦子金服怎么了?

    有投资人向警方询问麦子金服被查封的原因时,浦东经侦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兑付存在困难”。

    当日探访麦子金服办公地时,记者还遇到了投资者张敏(化名),她告诉记者,“我投资金额比较小,其实麦子金服在兑付方面早就出现问题了,今天正好在附近办事就过来看看。”

    当记者询问她是否有加入麦子金服投资人群时,她表示,她没有加入,不过有相熟的投资人加入了群,也会和她同步一些消息。

    “我们不到十万块钱的投资金额属于很小的,有一些投资者投资金额高达百万元,甚至还有千万元级别的,一样没有拿到。我听说还有一些用户是因为今年9月份和10月份麦子金服做的很多加息活动才投资的。”张敏说。

    那么,具体是什么时候出现回款问题的呢?

    张小姐回忆到,她自己因为投资金额很小,所以并没有发现问题,是在前述相熟的投资人回款出现问题之后才后知后觉的。“那是在(麦子金服创始人、现任CEO)黄大容宣布暂停发布新标之后了。”她说。

    10月上旬,有消息称,麦子金服高管包括CEO夏灏及COO王永杰于近期离职。10月16日晚间,“高管团队频频生变”的麦子金服也官宣退出网贷的历史舞台。其CEO黄大容在用户直播会上宣布,为了积极响应和配合监管“三降”要求,麦子金服暂停发布新标,出借人按照原借款协议正常回收对应债权。

    紧接着,10月28日,麦子金服发布《“回款保障法院诉讼催收回款”选择方案》,称将协助出借人将手中的债权转让资管公司,通过合并债权后向法院起诉帮助出借人回款。

    基于此,麦子金服推出了三套回款保障方案供选择:充值本金保障方案、在投本金保障方案及高收益风险方案。

A方案(充值本金保障方案):

    转让对价为剩余充值本金(剩余充值本金=累计充值本金-累计提现-账户余额),支付时间为债权转让后的三年内按季(每季末的30号之前,第二年每季支付15%,第一年和第三年每季支付5%;第一次支付在2019年12月30日前)支付到出借人指定的账户上或出借人的徽商银行账户上。

B方案(在投本金保障方案):

    转让对价为剩余在投本金(剩余在投本金=债权本金价值;该对价保障了出借人在麦子的充值本金和截止至基准日前的所有收益),支付时间为债权转让后的三年内,即在2022年10月15日一次性支付到出借人指定的账户上或出借人的徽商银行账户上;

C方案(高收益高风险方案):

    转让对价为本出借人在自基准日起的三年内收到的在《回款保障申请确认书》中选择C方案的全体转让人所对应债权的本息回款减去需支付给第三方的各类催收费用分摊(律所的律师费、法院的诉讼费、银行代收代付的手续费等)乘以本出借人在基准日所持有的债权本金金额占在《回款保障申请确认书》中选择C方案的全体转让人债权本金总额的比例。支付时间为每季度支付到出借人指定的账户上或出借人的徽商银行账户上。每季度具体支付金额由出借人委员会决定。选择C方案的出借人2019年12月30日前在出借人委员会的牵头下经过全体决议可以申请将债权从诺友公司再转让给其全体信任的其它具有债权受让资质的第三方公司,并委托诺友公司按季度,按出借人委员会决定的支付金额根据本方案转让对价支付规则进行系统清分,其账务信息等届时也将一并由诺友转给该第三方公司。

    但张敏表示,她对上述三个方案都不满意,因为还款期限太长。而客服人员曾经催促她尽快做决定,因为后期如果存管银行暂停服务可能会影响回款情况。据她所知,绝大部分投资者都希望平台能够尽快回款,按本付息,履行合同,将到期的款项立即归还给出借人。

    据前述大楼工作人员回忆,从11月初起,就陆续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投资者到麦子金服“要说法”,催促还款,有些人是单枪匹马,也有不少投资用户是成群结队。

    “这两天来的投资者少了,零星有一些。大部分来到这里后都去了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经侦支队报案登记,去的时候记得带好相关材料,比如投资合同、身份证和银行卡等。”该工作人员提醒到。

被指签订“空白合同”

    近年来,麦子金服一步步陷入经营困境。

    11月26日,《国际金融报》记者在聚投诉平台输入“麦子金服”关键词发现,投诉量为3301件,解决量为925件,解决率28.02%,7月、8月和9月月均投诉量均超过200件。其中,主要投诉原因集中于变相高额砍头息、咨询费不退还、借款流程不合理、暴力催收和合同问题。

    去年起,就有多位麦子金服的借款用户向《国际金融报》记者爆料称,麦子金服与其签订的借款合同是“空白合同”。

    麦子金服借款人周天(化名)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他在向麦子金服白领贷平台借款时,看到的仅仅是一张空白合同。

    周天指出,他并不是唯一一个和麦子金服签订空白合同的借款用户。在一个名为“麦子金服白领贷名校贷维权”的微信群中,不少用户都表示他们和麦子金服白领贷签订的是空白合同。并且在通过视频签订完毕后,白领贷方面并未将合同同步给他们,大部分借款用户均未拿到此份合同。他们曾多次向白领贷客服要求提供合同给借款用户,但客服一拖再拖,不少人至今尚未拿到合同。

    事实上,麦子金服和借款用户签订空白合同只是暴露问题的其中一个环节,其整体借款流程还存在更多有争议的地方。

    今年5月,周天在催促了客服三四次后终于拿到了自己的合同。根据他拿到的合同,周天于2018年1月向麦子金服白领贷借款4万元,扣除8000元预收咨询费,实际到账3.2万元,需要在20个月内还款5.4万元。

    “当时我向白领贷借款,在填写资料和录制了一段视频后等待白领贷审核。几天后白领贷客服打电话向我确认身份信息,并且直接告知我的借款申请已经通过。借款4万元,扣除8000元预收咨询费,实际到账3.2万元,需要在20个月内还款5.4万元。”但周天告诉记者,当时其只想借4万元、12个月期,而且白领贷方面此前并未告知任何关于收费方面的信息。于是,周天向客服表示不想要借钱了,但客服说已通过审核,钱一定要借。

    上海市华荣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许峰律师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如果借款用户上述情况属实,那么该平台明显侵犯了用户的知情权。而且,如果有证据证明借款用户说了自己不想要继续借款,那么借款用户完全可以不要平台发放的贷款。

额外费用披上“马甲”

    而类似于周天碰到的“强买强卖”的情况也并非个例,多位白领贷借款人均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他们甚至在借款时都不知道要还多少钱。

    一位借款人向《国际金融报》记者回忆她在麦子金服白领贷的借款流程,“首先填写资料,然后客服会打电话过来核实。有问过我知不知道预收咨询费,在没有逾期的情况下会退还给我。后面就让通过视频读合同内容,但是签合同的时候并不知道每个月自己需要还多少钱。”

    另一位借款用户也表示,当时他在白领贷因为没看到明确的还款信息,没有录制视频,没借。但大概过了两天左右,白领贷方面给他去电让他完善视频信息。基于急需要用钱,他后来就录制了视频。“之前明确说会有电话审核,因此原本打算在再次电话审核时了解清楚具体该还多少钱,可没想到白领贷方面直接下款了”。

    据其中一位借款人称,当时白领贷合同上只看到月利率0.99%,其他什么费用也不清楚,白领贷也没说。

    等到这些投资人收到白领贷方面的打款后,才知晓在他们的还款计划中除了本息和可能存在的逾期罚息,还有其他的费用。

    前网贷平台高管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如果上述借款人的表述是真实情况,那么麦子金服白领贷平台确实存在运营、审批流程不合理的问题,而且还可能被定义为“套路贷”。

“不合理的借款流程、耍赖的用户都有可能存在。但作为借款用户来说,他们有权利在借款前知道具体借款信息,比如期限、费率等问题,也可以在觉得平台收费或借款方式不合理的情况下不选择借款。而如果借贷平台在不告知具体还款信息等关键因素的情况下,就要求借款用户必须借款肯定是不合理的。”上述高管指出。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麦子金服公关方面曾明确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截至2018年1月3日,咨询费整改已完成。而现在咨询费披上了“贷后管理费”、“服务费”等其他名目费用的马甲。

    在《国际金融报》记者拿到的这份白领贷与借款用户签订的合同中显示,借款用户涉及的全部费用共涉及多达13项:其中包括借款协议中的其他全部费用、逾期服务费、拖欠丁方服务费、拖欠丙方咨询费、拖欠丙方的贷后管理费、正常的服务费、正常的贷后管理费、正常的咨询费、罚息、拖欠的利息、拖欠的本金、正常的利息、正常的本息。

 

 

(来源:国际金融报) 
—————————————————————————————————————————————————————————————
【免责声明】: 凡注明 “中国生活消费网” 字样的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生活消费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生活消费网”;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生活消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作品内容的实质真实性负责,转载信息版权属于原媒体及作者。如转载内容涉及版权或者其他问题,请投诉至邮箱;zgshxfw@126.com

 
中国生活消费网 |  人民网 |  中国网 |  中国消费网 |  新华网 |  中国青年网 |  中国经济网 |  中国前沿资讯网 |  中国新闻网 |  环球科技网 |  华夏讯网 |  中国科技网 |  中国食品网 |  中国企业文化传播网 |  齐鲁网 |  烽巢网 |  商务财经网 |  电鳗快报 |  硅谷网 |  智电网 |  环球文化网 |  央广网 |  中国时尚新闻网 |  中国网信网 |  中国家电网 |  猎狐网 |  消费日报网 |  站长之家 |  中国旅游报 |  中外在线网 |  钉科技网 |  智能公会 |  中国军网 |  投影时代网 |  本网一点号 |  伯乐传媒 |  国联商务网 |  国联论坛 |  中国教育报 |  中国服装网 |  中国服饰报 |  中国服装协会 |  中国文化报 |  中国产经新闻网 |  本网搜狐号 |  消费时报 |  成都家博会 |  时尚资讯网 |  中国动态新闻网 |  智库时代网 |  中国行业经济网 |  市场信息报 |  天鹅网  |  云掌财经 | 

关于本站 - 广告刊例 - 战略合作 - 区域代理 - 免责声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中国生活消费网--大型生活消费领域新闻网站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国生活消费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中国生活消费网不良内容举报电话;13911566744  投稿邮箱 zgshxfw@126.com 商务合作;13910910492 QQ;1176602562 QQ:641945447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ICP证:京ICP备16037437号-1 CopyRigght-yinxujiang:Copyright ©2016-2022 zgshxfw.com  

伯乐传媒主办主管 版权所有;中国生活消费网 China life consumption netw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