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查看详情

现实生活为中华诗词注入新活力

来源: 光明日报   日期:2021-02-22 11:40:25  责编:娟子 刘玉辉 
分享:
   创新,一直是中国文化的使命。百年新诗,没有创新,就没有新诗。胡适当年倡导“新诗革命”,就是认为旧体格律诗僵化、陈旧,他在《文学改良刍议》中指出:“今之学者,胸中记得几个文学的套语,便称诗人。其所为诗文处处是陈言滥调。”但“新诗革命”只看到格律诗守旧的问题,没看到中华诗词里也包含着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基因、审美基因。当然,中华诗词也面临时代性和创新性不够等问题,以致诗词远离大众、远离时代。今天我们讨论中华诗词的当代性,显得重要而迫切。

  文学是个体的创作,又是时代和社会的反映。中华诗词的当代性,就是诗词要抒发个人当下情感,描述百姓日常生活,呈现个体在新时代的微妙感受和细腻心理,提升审美体验、社会经验和时代精神的诗意表现,就是以人民为中心,坚定文化自信,吟咏心声,情赋山河,观照天地,创造新时代的诗词经典。

  捕捉身边的新形象、新意象

  诗歌是一种塑造形象的艺术,艺术以形象感人,只有典型形象才能深入人心、永久流传。我们这个时代恰恰是一个新意象新形象不断被创造出来的时代,新的经验、新的感受与全新的视野,都和以往大不相同,并以一种加速度的形式产生着。山河之美与自然之魅,日常生活之美与人文网络、社会和谐,都将给诗人带来新的灵感和冲击力,激起诗性的书写愿望;而复兴征程、模范英雄、高速高铁、智能机器、青山绿水、绿色发展、平等正义、民生保障、精准扶贫、安居乐业等都可以成为抒写对象,成为诗歌新意象。

  诗人王天明有一首《定风波·国产航母下水》,是写国产航母的,这是一个新题材:

  自古重洋勇者行,蛟龙入水引潮声。映日红旗天际远,舒卷,征途万朵浪花迎。

  极目云横风起处,何惧?官兵铁骨已铮铮。一任惊涛如猛虎,航母,今于海上筑长城。

  新时代的大国重器,形象地进入诗词创作之中,对格律诗来说,这就是一种创新,是新形象、新意象的创新。

  还有对当代生活场景的描述,这些日常景观可能大多数诗人耳闻目睹,但很少写入诗词,要写出新意更不容易。李子栗子梨子《沁园春》在这方面有新的探索:

  某市城南,某年某日,雾霾骤浓。有寻人启事,飘于幻海;欢场广告,抹遍流虹。陌路西东,行人甲乙,浮世喧嚣剧不终。黄昏下,看车流火舞,谁散谁逢?

  消磨雁迹萍踪。在多少云飞雨落中。算繁花与梦,两般惆怅;远山和你,一样朦胧。岁月初心,江湖凉血,并作行囊立晚风。青春是,那一场酒绿,一局灯红。

  这里面现代元素比比皆是,都是我们司空见惯的城市景观,但诗人将之与青春记忆结合,很有现代感,惆怅、迷惘、青春的热血雄心与都市街景交替闪现。

  新的时代,新的生活方式和观念价值,总是催生新的美学观念和美学形式,所以,新时代也将是一个新的美学开疆拓土的时代,可以创造出全新的美学方式与生活意义。

  讴歌英雄是永恒的主题

  每一个时代和民族都需要英雄。西方的《荷马史诗》,中国的《格萨尔》《江格尔》等,最早的史诗都是记载和传诵英雄事迹的。唐代的边塞诗,英雄主义和理想主义是主轴。

  当代诗词也出现一些讴歌英雄的优秀作品,比如黄炎清的《沁园春·塞罕坝精神赞》:

  一面红旗,三代青年,百里翠屏。正鹰翔坝上,清溪束练,云浮岭表,林海涛声。北拒沙流,西连太岳,拱卫京津百万兵。凝眸处、邈苍烟一抹,绿色长城。

  曾经岁月峥嵘。况览镜衰颜白发生。忆荒原拓路,黄尘蔽日,禽迁兽遁,石走沙鸣。沧海桑田,人间奇迹,山水云霞无限情。春来也、听奔雷击鼓,布谷催耕。

  塞罕坝的事迹近年来广为人知,几代人治理荒漠,前赴后继,终有成效,这首记录其英雄壮举的诗歌,颇具概括性,把这一事业的前后历史及艰辛努力,以艺术的方式完美再现。

  张紫薇写“敦煌的女儿”樊锦诗的《浪淘沙·樊锦诗礼赞》,将樊锦诗对敦煌一见倾情的热爱和长久坚持的守卫,写得异常动情,也写出了敦煌对文化的独到贡献:

  古道漫风烟,散落诗篇。窟封宝藏不知年。应是前生心暗许?一见生欢。

  带路舞飞天,乐奏和弦。大同世界尽开颜。莫使珠光沉睡去,璀璨人间。

  抗疫诗歌彰显自我与国家的依存和融合

  2020年,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考验人类,也考验了中华诗词的当代性。对奔赴武汉、湖北的白衣战士的歌颂,对医护勇士的歌颂,成为一种潮流。诗人们再次体会了个体与民族、自我与国家相互依存、相互融合的关系。

  有些注重细节捕捉的诗歌尤其令人记忆深刻,比如王守仁《按手印》:

  抗疫悬壶争挽弓,神州处处起春风。

  签名请战飞千里,白纸梅花指印红。

  也有参与抗疫第一线工作诗人的现场记录,比如公安干警参与武汉封城的描述,典型的有武汉干警楚成的《声声慢·次范诗银先生雪后上元寄武汉诗友韵杨泗港大桥战疫书怀》:

  凌寒守卡,戴月披星,城封桥锁伤情。纵使新春佳节,莫诉衷情。江流如风婉转,是悲生、更是柔情。男儿战疫,别妻离母,只有真情。

  偕谁瘟神来捕,龟蛇望、愁云惨淡无情。宁为阵前兵卒,不废豪情。严防细查刻刻,待晨曦绘出深情。同心圆上,警徽添,一片情。

  壮丽艰辛的扶贫历程呼唤与之匹配的诗歌力作

  新中国成立以来,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共产党带领人民持续向贫困宣战,成功走出一条中国特色扶贫开发道路,这是史诗般的实践。壮丽艰辛的扶贫历程呼唤着与之匹配的诗歌力作。

  诗词界在这方面没有落后,有不少诗作生动形象地反映了这一历史巨变。有些表现扶贫工作队的诗词,比如钟起炎的《与贫困户共商产业发展》:

  灯火人家月色幽,小桥流水唱无休。

  帮扶走访深山路,每与春风一道谋。

  也有歌颂扶贫英雄的,比如蒋昌典的《广西村官黄文秀》:

  贫家儿女最知贫,欲变穷乡自屈身。

  莫道光华才一瞬,火花点亮是青春。

  这些在脱贫攻坚的伟大实践中涌现出来的健康、美好的情感,是真正发自内心的,是对生活的满足和对人生意义的追求。与人民同甘共苦,为美好生活而奋斗,所以才有一个个感人故事、细微变化、日常细节,带着泥土味,充满真情实感。这些诗歌表现出的血肉相连的情感是感染人的,这种精神是激励人的。这些情感和意义的抒写,是一个时代真实的记录,是诗词当代性的鲜明表现。

  创新和建构,是新时代诗歌诗词的双重使命。创新和建构并不矛盾,创新要转化为建设性力量,并保持可持续性,就需要建构,建构包含着对传统的尊重和吸收,而不是彻底否定和破坏颠覆。创新,有助于建构,使之具有稳定性、持续性。而只有建构目的的创新,才不是破坏性的,是真正具有建设性,可以满足人民的精神文化生活需要,增强人民追求美好生活的精神力量,成为建设文化强国的能量动力。(作者:李少君,系《诗刊》社主编)








 

1.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生活消费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生活消费网。如转载,须注明“来源:中国生活消费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生活消费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中国生活消费网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中国生活消费网书面反馈,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和理由,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审核后,会采取相应措施。

4. 中国生活消费网对于任何包含、经由链接、下载或其它途径所获得的有关本网站的任何内 容、信息或广告,不声明或保证其正确性或可靠性。用户自行承担使用本网站的风险。

5. 基于技术和不可预见的原因而导致的服务中断,或者因用户的非法操作而造成的损失,中国生活消费网不负责任。

6. 如因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文章刊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zgshxfw@126.com 

相关文章

  • 逃离或再造:返乡手记的终结

       100年前的1921年,鲁迅发表《故乡》一文。这是一篇小说,但也有相当多的写实成分,比如现实中鲁迅也在北京买了房子,回老家变卖财产,把母亲接到大城市居住。这篇文章是语文课本的经典篇目,但是教科书侧重于新老闰土的对比,多少弱化了鲁迅对故乡的告别或者逃离。   事实上,《故乡》预言了此后100年中国人的经典叙事:青年才俊从小地方出发来到大都市打拼,成为都市人,在不断地“回乡”和“返程”中,不仅构建出对故乡的认识,也发展出一个... [阅读]

  • 打造家门口的图书馆 浙江实现全省图书通借通还

       整合浙江全省文献资源集于一身的信息资源共建共享平台2月1日正式上线运营。在这个平台上,全省联合目录全面揭示了馆藏文献信息,实现全省文献信息资源一站检索、统一揭示,帮助用户快速了解文献在全省的分布情况,为文献获取提供线索。   “这个平台可以打破图书馆和图书馆之间,地区和地区之间的信息壁垒,把全省的文献资源最大限度地整合起来,形成全省图书馆一张网,文献资源和活动信息一朵云,实现文献信息资源共建共享,提升图书馆服务效能。”浙江图书馆馆长褚树青说。 ... [阅读]

  • 客流营业额下降,2020年近五成书店亏损

       2020年年初的新冠疫情来势汹汹,近乎全民“居家隔离”的背后,实体商业遭受重创,各地实体书店纷纷闭店停业。虽然从2020年第二季度开始书店营业秩序逐渐恢复,店面客流量也在缓慢提升,但是从全年情况来看,超七成书店客流量下降,超六成书店总营业额下降,近一半书店出现亏损。   为进一步了解实体书店生存发展现状和真实情况,北京开卷联合《出版人》杂志于2020年年底共同策划了“2020实体书店发展情况调研”,受访书店达326家,来... [阅读]

  • 《西方哲学史》: 以中国特色重构西方哲学史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人编写西方哲学史的历史最早可追溯到洪谦、任华、汪子嵩、张世英、陈修斋等执笔的《哲学史简编》(人民出版社1957年版)。之后是陈修斋、杨祖陶编写的《欧洲哲学史》(湖北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全增嘏主编的《西方哲学史》(上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苗力田、李毓章主编的《西方哲学史新编》(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以及朱德生和李真、李志逵、冒从虎、于凤梧等人主编的西方哲学史。21世纪以来,赵敦华、张志伟、邓晓芒和赵林等编写的几本西方哲学史教材影响较大。多卷... [阅读]